-健康生活资讯-分享健康新闻
您的位置: 星辰健康网> 运动健身 >本文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发布时间:2020-03-14 08:19:20   来源:星辰健康网   作者: 黑龙江省肇东市  
导语: 本文是由广东省茂名市的网友投稿,经过鹈鹕怎么读编辑发布关于"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我需要有人照顾我”

Lucy,26岁,广州人

Lucy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家里人并不知道她跟着一个已婚的男人,以为她眼界高,挑三拣四,迟迟定不下来,一直在催她带男朋友回来。

Lucy是个漂亮女生,在18岁时交了第一个男朋友。男友大她2岁,自己做生意。两人感情顺利,也有结婚的打算,很快她就不再工作了。没想到,5年后,男友生意失败,怕被拖累,甩了Lucy,但那个时候,她已经很难找到一份够自己开销的工作。Lucy抱怨说:“这都要怪他(前男友),他不在乎我工不工作,人都是有惰性的。”

分手后的Lucy开了一家饰品店,但生意不好,无法维持原来的消费水平。期间也遇到过适合结婚的人,本地人有田有钱,但是当时她看不上他。“我现在后悔得要死。他现在的女朋友很不漂亮,我就心里很不服气。命不好,这么好的男人让她得到了,本来是我的。”

Lucy现在的男友,是一个香港已婚的建筑师,“我不喜欢他,但我需要有人照顾我。”

在他的帮助下,Lucy的生活很惬意,在市中心租住了一套一居室,出门就打车;用雅诗兰黛和迪奥化妆品,背LV包包;每日与朋友出入咖啡厅和酒吧,定期去香港购物,到各地旅游;每年换3次发型,花了1万块隆鼻,并考虑要去做抽脂手术……但这一切都需要她和男友斗智斗勇。

每个月,Lucy拿到的钱都不固定。有时候需要她使一些小手段来让男友给更多的钱,比如她会编故事,骗他说有亲戚过生日,或者电器坏了。有时也会搬出朋友的老公:“人家买了一辆雷克萨斯做礼物,你给我买个浪琴手表好不好?”

从男友那里拿到的钱,Lucy觉得是应得的。她付出了青春、时间,而且还要忍受他的各种脾气。“我忍了他那么久了,我要是碰到可以嫁的人,我早就跟他分手了。他很烦的,经常打电话跟我说很无聊的东西。而且,他给我买的东西我都不喜欢,他都是照着自己喜欢的给我买,而不是我喜欢的。”

Lucy的脾气和她手上有多少钱有关。不缺钱时,男友发脾气,她也敢回嘴。如果真没钱了,只能对男友百依百顺。“我以前脾气还可以的,现在很容易着急,生气,都是被他害的。我有时候真的很气,胸口很难受,闷得厉害,还要忍他。”

我和她见面的那段时间,她正在频繁考虑要“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人”,她瞒着男友做了很多努力,比如在网上发征婚帖。我问:“上次见到的那个是什么背景?”她说是公司职员,一个月几千的那种。她说不是很喜欢的,但是试着交往一下,看看能不能结婚。

Lucy陷入了一个僵局。对一些认真的追求者,她看不上他们的经济实力。但对有钱人呢,她又很不信任:“条件这么好的男人怎么还单身呢?他肯定和我男朋友一样就是玩玩的。”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图片来源网络)

“我现在从不在男人面前低三下四”

阿英,33岁,西北农村

沈家村是广州北部一个典型的城中村。33岁的阿英是这个村里有名的厉害女人。她在1997年,花7万元买了一套两室一厅,1999年又花了17万买了档口和三个单间。这些钱里,有打工攒下来的,有问朋友借的,但绝大部分是被“老头”包养的一年里攒下来的。

在遇到“老头”前,阿英颠沛流离。17岁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偷跑出来打工。先后去了新疆、甘肃和河南,吃够了“没钱的苦”,一天就吃5个馒头,睡在楼道里。

在河南做服务员的时候,阿英和小食店的老板好上了,为他打过三次胎,才知道他是有老婆的。又被人骗去深圳做“小姐”。最后辗转来到广州做卡拉OK服务员的时候,遇上了香港珠宝商人“老头”。老头每周都会来找她,给她送大大小小的礼物,也打点好她周围的女朋友们。

“他说他只有四五十岁,但是人家都讲他有60岁,比我爸还老。我都不太愿意跟他一起走,他还跟我生气。不过没有一个人对我这么体贴过,而且舍得花钱,也没有一定要求我跟他上床,他没有提这种要求,后来是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我也是一半被他的钱感动了,一半被他的人感动了。”

碍于“已经花了他那么钱”,阿英和老头在一起了,但她一直很矛盾:“那个晚上我也没睡着,好像他身上有一股味,很难闻,又很肥,我感觉很恶心,很后悔。那些女孩子说:‘你早晚要嫁人的,做一次跟做十次的感觉是一样的。’拿了钱,以后回去找个年轻的、漂亮的。”

但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厉害,老头开始查岗,阿英也担心邻居的闲言碎语。一次剧烈的争吵后,阿英忍不住在电话里破口大骂,自此两人就不再有联系了。

离开老头后,阿英置办了房产,开了发廊,主要靠房租生活。阿英开始有资格“挑男人”,而不是等着被男人挑。

经过几段不如意的感情后,阿英遇上了比她小6岁的小杨,她“最后的爱”。但村子里的人闲言碎语,“有人说他是小白脸,说他运气好,他就心里不舒服了。”

同居3个月后,阿英怀孕了,她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但是她对未来充满了担忧:“我没有信心守他一辈子,我对他不放心,自己也没有安全感。生了孩子,哪还有精力去照顾他,他各方面都很旺盛的,我对前途一点信心都没有。但这个话题太敏感了,我们也没有正面提过。”

变化来得比预期更快。在她怀孕7个月的时候,小杨离开了,杳无音讯。阿英成了没有男人的单身母亲。邻居时常当面调侃,也会在背后指指点点,但阿英强悍地维护着自己的尊严:

“我现在从来不在男人面前低三下四的,用自己的钱花得舒服、自在。”她也承认,是那段包养的经历改变了她的性格。她对过去是痛恨的,但也深知没有当时,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今天不知明天事”

阿芳,26岁,贵州人

阿芳家里是贵州农村的,19岁来广州打工,每月能赚400~800元。在被包养之前,她有过一个男朋友阿强,已经开始存钱准备结婚了。没想到男友背着阿芳加入了盗窃团伙,被判了7年。

等了阿强两年后,阿芳选择了放弃。一次出去吃宵夜,认识了潮州人阿建。他是一个很小的商人,钱也不多,每个月给阿芳几百块的家用,一起过日子,阿芳也攒不下什么钱。我跟阿芳聊的时候,她就一直在跟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干嘛要跟这个人,我没钱没份的,我就是傻。”

和阿建同居以后,阿芳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大部分时间就在家做家务,或看电视。几乎没有朋友,也不和邻居多说几句话。“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有时候很怕被别人说……管他说不说,做人不可能十全十美的,生活只要自己过得好,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阿芳不在场的时候,我曾在档口听到邻居们议论:“她肯定是被包的,每天都在家,又不上班”,“她那个男人是潮州人,潮州人不会娶外地人的”。

阿建很明确地跟她说过,不会离婚。他老婆朴实勤劳,照顾孩子、侍奉公婆、还打零工贴补家用。“他看上我是因为我和他老婆长得有点像。”

阿芳也想不出,如果离开阿建,自己能干什么,“今日不知明日事”。26岁,她不想回工厂,那里没有盼头,也拼不过小姑娘;想去办公室工作,但没有学历;也不想回老家随便找个人结婚,在老家,“很多男的没钱,又打老婆,又没事做,成天喝酒,喝了酒就又吵又打,这样过得很没意思。”

“我们那里有很多人贩子,卖女的到江苏山东去,”阿芳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竟然有点希望:“有时候有一种傻想,让人家把我卖到那些地方去。到了那里,我对他好,他也对我好。”

我后来回去找过阿芳,她已经不在了,据说是回老家嫁人了。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肖索未,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2009年博士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系研究领域主要包括性别研究、婚姻家庭和亲密关系、人口流动

“婚外包养”是我念博士时的研究课题。当时我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念社会学博士。

从2005年到2007年,我一共调查了19个二奶案例。她们年龄最小的18岁,最大的38岁,没有人上过大学。

“二奶”这个词的兴起是在90年代后半段。最开始是在广东一带流行,那个时候很多香港人、台湾人到大陆来做生意,妻子孩子留守港台。他们就和当地的女孩子在一起,算是在大陆的另外一个家。

根据人类学家谭少薇的估算,到1990年末,每6个在大陆工作的香港男人中,就有一个在大陆有二奶。这对港台社会造成很大的冲击,成为媒体热点。后来,大陆男人“包养二奶”也为人们关注。

我的博士论文在2009年成稿,当时研究婚外包养的人非常少。现在,“二奶”的说法没那么流行了,但并不意味着包养情况的减少,而更多是因为人们“脱敏”、习以为常了 。

现在更流行的说法叫“小三”,这是一种流行词汇的更替,背后也意味着婚外情形式的多元化。“小三”是中性的,男女都行。且不一定是“包养”的形式,一部分“小三”具备独立的经济,另外一部分类似之前说的“二奶”。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学生模样的肖索未

打入二奶圈

打入二奶的圈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2004年,我先找到了一个二奶现象比较严重的城中村——深圳皇岗口岸附近的城中村。我在那儿转悠了一周,很快就陷入了绝望,我发现自己太天真了。我社会经验不足,根本没可能找到陌生人跟我来聊“被包养”的事情。

我只能改变策略,请亲朋好友帮我牵线搭桥。一个表妹挺身而出,说可以带我去广州。2005年8月,我们来到广州。

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会有很多的夜生活。要去夜场里掷骰子喝芝华士蹦迪调情,和小姐妹聚会聊LV、雅诗兰黛和男人,还要参加大量饭局。

我之前一直在学校,参加这样的饭局对我来说是难题。饭局上是有等级的,大家要察言观色,女孩儿要承担关系维护的功能。我有点不知所措,很担心自己出现会破坏现场的气氛,影响带我出来的女孩子们。大家看在表妹的面子上,对我很客气,也帮我介绍研究对象。

在她们眼里,我是一个土气的博士,很学生气,又不会打扮。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奇怪”,我去做了一点小改变,烫了个头发,跟她们请教穿衣打扮,但不至于改头换面,不然我自己都很不自在。

我原计划主要做访谈,认识了人想单独约,后来发现不行,我得先跟她们混熟,她们才会跟我聊,我也才能问到点子上。

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跟她们混在一起:一起去做头发、美容、逛街、喝茶、打麻将、泡吧、唱卡拉OK、做手工活儿、闲聊八卦;去她们家里做客,甚至和她们一起外出旅游。

混对我的帮助特别大,我开始了解她们的世界。我开始意识到“二奶”这个身份可能不那么关键。二奶之间的差别很大,有的住城中村,一个月拿几百块,给男人洗衣长冻疮,也有住市中心,时不时去香港购物的;反而是,二奶跟她圈子里的其他人的生活相似,而这些人并不是二奶。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图片来源网络)

多有钱才能包养?

包养二奶的男性并不都是大老板,也有那些一个月收入才几千块钱的“工薪族”。但,钱的多少是相对的,他们包养的大多是从农村、乡镇来的打工妹。不漂亮,甚至不年轻。

比如,在出租车司机老王的眼里,妻子嫌弃他,而二奶给了他“好男人的感觉”:

“在家里一点意思都没有,觉得很压抑。她(妻子)一天到晚把我跟她姐夫比,说人家开公司,赚钞票,我一点不努力,就知道打麻将。

我和小梅很谈得来。给我做饭,陪我聊天,从来不要求我做什么。她觉得我是很好的男人,我跟她说过我不可能跟我老婆离婚的,但是她也没说什么,照样对我很好。说实话,我蛮感动的。”

随着贫富差距在增大,挣钱能力往往跟男人的能力和责任心挂钩起来,工薪阶层男性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尊严危机”,而婚外关系给了他某种尊严补偿。

老王的妻子是本地人,比老王小两岁,做会计,有了孩子后精力主要放在家里,希望老王能“主外”,改善家庭经济条件,追赶姐妹们富裕的脚步;而小梅则小老王20岁,是外地打工妹,第一次婚姻失败,丈夫游手好闲又拳脚相向,老王对她来说确实是“很好的男人”。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婚内出轨,并不仅仅和性有关

我在调查中发现,“性”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一些男性和他们的二奶没有固定的性生活,甚至在个别案例中,双方完全没有性交行为。这让我很意外。

对一些商人来说,二奶的公共展示——让别人看到,反而更为重要。因为漂亮女人象征着男人的实力和魅力,而二奶又与小姐不同,不是直接交易性的,她是某个男人独有的,带着情感色彩,更能展现出男人味儿。

因此,很多二奶会被要求频繁参加应酬活动,在饭局夜场给男友“挣面子”。这些场所被视为声色场所,是欲望流动的地方;妻子不能出现在这些声色场合,妻子的身份与家庭相关,意味着道德和责任。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图片来源网络)

二奶的代价

最近的热点事件告诉我们,当二奶的代价很高,甚至可能身陷囹圄。而对普通二奶来说,最大的恐怕是“情感代价”。

一个男性受访者告诉我:“当别人二奶不是说年轻漂亮就行的,关键就是要性格好,不要烦,不要罗嗦。” 二奶要让男人觉得舒服,那就意味着她们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压抑自己的不满、失望、愤怒,甚至忍受情绪暴力。

一些二奶反馈,在关系稳定后,男友会肆意地冲她们发脾气,“找茬”乃至“大发雷霆”,但多数情况下她们会选择忍耐,因为“顶是长久不了的”。婚外包养关系对男性的行为几乎没有社会约束。

也有一些女性会觉得自己的关系“不光彩”,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们会断掉跟熟人、工友、老乡的联系。但这样反而让她们丧失社会资源,更难掌握自主权,越来越脆弱。

另外,二奶的经历会让一些女性对人,尤其是男人的信任度很低。这对她们之后择偶和婚姻都会有影响,面对一些追求者,她们很容易怀疑“是不是也是玩玩的”。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原创女博士花12年研究婚外包养:性远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

Q:一条

A:肖索未

Q:博士论文在2009年便已成稿,时隔10年《欲望与尊严》才出版,这本书相比当时的论文,有什么最新的调整吗?

A: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是在美国,更多是从西方的经济社会学和性别研究的角度进行分析。

回国以后,对国内的婚姻现状有了更加切近的观察。更加侧重于,从婚外包养关系去透视目前中国婚姻家庭中的问题,比如个体情感的兴起与婚姻的工具性强化之间的巨大张力。并且更系统地探讨亲密关系与大的社会变革,比如阶层变迁、乡城流动、消费主义兴起等,以及由此引发的“尊严”危机之间的关联。和之前的博士论文已经很不一样。

Q:这些女孩子,为什么会去当二奶?

A:我的调查主要是中小商人和工薪阶层的二奶,并没有明星、富豪或者官员的二奶。很多人成为二奶不是计划性的。

那些广州本地的女性,学历都不高,她们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结了婚,或者交了打算以后结婚的男朋友,由老公或男友养着。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关系破裂了,在找不到可以结婚的对象之前,做二奶就是一种“权宜之计”,她们可以维系原来的消费和社交圈——因为消费不起的话就很容易被原来的圈子淘汰,这是她们很在意的。

对于那些农村来城市打工的女孩子来说,有些人通过当二奶积累了一批财富,甚至购置了房产,也可以挺直腰板,在生活和感情上有更多选择权。

但也有一批人,我觉得她们是在试图逃开打工妹的宿命或者寻常轨迹,这个轨迹我指的是年轻的时候在工厂辛苦劳作,在城市生活苦闷,年纪大了以后回农村嫁给不爱的男人。这不是她们想要的生活,但也没有其他的出路。她们不会跟那个男人结婚,也攒不了多少钱,但是这段关系给了她们在城市“玩儿一会儿”或者“恋爱”的感觉。

Q:在包养关系中的男性,他们是怎么想的?

A: 我会问我的男性受访者怎么看待他们的婚外情,他们大多很坦然地告诉我“这是正常的”。一些跟我抱怨婚姻不幸福,情感需求得不到满足,而这些需求又是特别合理正当的,所以要在外面找。另一些则用“男人都这样”、“男人天生花心”的说法,他们认为男人最大的家庭责任是养家,而婚姻忠诚不是。

他们不会主动离婚,离婚有很多的现实后果,包括一些商人的事业是跟妻子一起打拼的。他们也强调自己对孩子和家人的责任,包括道义责任,但是有意思的是,他们的道德底线是不能“抛弃”尽心尽职的妻子,而不是不出轨。

我曾以为他们会表示出愧疚,但没有。也许他们心里有愧疚,但要强撑面子,给自己辩解。但我真切地觉得,我们当下的性别文化和婚姻现实给予了他们某种解释的可能,而这些正是更值得我们反思的。

Q:这种解释的可能是指?

A: 一方面,我们越来越强调个人的情感和欲望,另一方面,婚姻的工具性作用也不断强化,二者之间构成了巨大的紧张关系。

具体来说,市场改革以来,我们鼓励个性解放,强调个体感受,期待着在亲密关系里满足个人深层的欲望与情感,对婚姻的情感期待也有提升;与此同时,家庭承担了重要的现实功能,照顾的功能、经济的功能(包括家族企业)等等,几乎不堪重负,而这些功能的行使要求家庭稳定。

因此,当个体的情感需求在婚姻中无法得到满足时,离婚又不可行,婚外寻求情感满足反而成了看似正当的理由了。

Q:现在女性的收入、受教育程度都在增加,这对婚外包养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很多人觉得现在的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经济上越发独立,亲密关系上越发要求平等,可能对一部分女性来说确实如此,但是统计数据并不乐观。

根据全国妇联的妇女地位调查等一系列调查,适龄女性工作的比例一直在下降,而在性别观念上,比如对社会分工和两性关系的认识,则越发传统;比如,对“男人以社会为主,女人以家庭为主”这一说法的认同率从 1990 年的44.2%,上升到 2000 年的47.5% 、2010年的57.8%,对“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认同率从2000年的34%上升至2010年的44%。

在当下的婚恋文化里,男人们被期待给女伴提供更多的经济资源,买房、买钻戒、送礼物、发红包乃至养家、养老婆、养娃。他们的经济付出也被赋予了很强的情感意义,被视为爱的表现和责任担当。对女性而言,“被养”没什么问题,甚至是值得骄傲的事情,表明有人爱。

Q:有人质疑过您,这是对包养二奶、二奶群体的洗白吗?

A: 这不是洗白。

我觉得谴责个体没有太大意义。婚外恋不是简单的个人困扰,而是一个颇具规模的社会议题。如果不去探究这背后更深层的社会文化原因,那么我们都无法真正理解这个现象。

这些社会文化原因包括巨大贫富差距带来的“过得更好”的渴求和不想“被落下”的焦虑、大规模城乡流动带来的社会和情感代价;还有我之前提到过的亲密关系中的性别逻辑、和个体情感提升与家庭工具性强化之间的巨大张力。

Q:在做了这些研究后,对于如何解决婚外恋、二奶问题,你有什么想法?

A: 坦率地讲,我给不出“药方”,在我看来婚外恋是一个整体性的问题,之后会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在我看来,如果目前贫富差距的社会现实不改变,强调“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的性别观念不改变,家庭既是个体的首要支持来源、又构成重要的压力来源的情况不改变,我不觉得婚外恋的状况会有什么改变,变化有可能是,很多妻子也有了婚外关系。

这里有一个核心的现实问题是公平性的问题。与其说去防止男性发生婚外恋,不如事实上保障原配退出婚姻的权利,从法律和社会的各个层面,而不是妻子选择离婚的话,她整体的生活质量会有严重的下降,甚至还会遭受社会非议。

我们进入了一个个体的情感、诉求、欲望不断获得正当性和合法性的时代,单纯的婚姻道德教化,意义不大。当原配妻子真正有了退出的权利和可能,同样是增加了男性婚外恋的成本,或许会构成事实上的约束。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js.xcjkw.com/jsnews/5664.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星辰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星辰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标签